[设为首页] [加入收藏]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香港曾道人官方網 >

妻子埋怨没用陈忠实失败就养鸡路遥:白鹿原走红有运气成分

[时间:2021-12-12 05:47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浏览:]

  ,这是很多作家都梦寐以求的大师功力,可是真正能够做到“一支笔走天下”者可谓凤毛麟角,而陈忠实肯定就是其中之一。

  说到陈忠实,可能还有人不太熟悉,但是提到《白鹿原》这本书,或者是拍摄的影视剧,那应该是众所周知,而陈忠实先生就是这部史诗巨作的那个创造者,当然陈忠实也是靠这本“棺材书”这才奠定了现在的文坛地位。

  别看《白鹿原》在如今是这么有名,没有看过,甚至听说过的人似乎就会被冠上一个没文化的名头,但在当初创作时,谁也不敢打包票这本书一定能够大卖,而且这是陈忠实的唯一长篇小说代表,事实证明,根本就没有什么经验的他,其实也不过只是摸着石头过河。

  陈忠实花了五年时间埋头苦干,写出了这本《白鹿原》,在很多人看来一本巨作只花费了五年时间,那到也不亏。

  但是,对于陈忠实来说,这可是到地狱走了一遭,首先,这是他第一次(也是唯一一次)尝试长篇小说的创作,按理来说应该是要交一点学费的,所以创作前大概率是凶多吉少;其次,五年创作一本书,对于只是一个农民的陈忠实来说,他不下地锄地、割草,整天闷在房里耍弄笔杆子,他真的只能吃土了。

  就是面对这种不利的局面,陈忠实还照样选择了赌上一把,失败大不了重头再来,成功那可就含金量太足。

  1986年,已经算是著作等身的陈忠实本来是老老实实的锄锄地、割割草,休闲时找找创作灵感,日子还算过得去。可是,在同一地区混的路遥却悄悄地拿出《平凡的世界》第一部,而且是效果大好、名声大噪,看着自己的同行在搞“秘密武器”,说没有一点羡慕嫉妒肯定是不现实的。

  路遥和陈忠实都同属陕西支派的作家,年龄也差不多,看到“别人家的孩子”已经开始为自己塑金身,用陈忠实自己的话来说,他还没有一本能够带入棺材的书,所以为了自己脸上的面子,陈忠实便开始下定决心也要创作一部令文坛抖一抖的巨作。

  说干就干,陈忠实对这部规划之中的著作寄托了太多希望,所以他第一件事就是收集资料,实践出真知,没有实践就没有说话权。

  为了能够塑造出有真情实感的人物,陈忠实开始了解关中平原的风土人情,翻阅白鹿原的县志,走访一些村里的老人家,光准备资料就接近一屋子。

  有了充足的准备,才能拿出真正的创作,艺术来源于生活,陈忠实把最朴实和最还原的关中农村尽收眼底,在脑中不断地布局,让读者真正感悟这段历史和人生的交融,也直接触发人心中的共情。

  然而,写作或发明并非那么简单,不像以前的各位发明家动不动就能够载入史册,他们更多是生活无忧无虑,为了解闷、消磨时间,所以才探索未知。一般人连饭都吃不起,谁还会花钱花心思搞创作。

  陈忠实就是属于后者,已经44岁的他已经完成了几本分量十足的中短篇小说,面对这样的瓶颈,高不成低不就的事业让他陷入迷茫,于是他选择回到农村潜心创作。

  当初的农村可不像如今的青山绿水乡村游,要想活下去,就得地里刨食,即使是著名作家陈忠实也不例外。做回农民的他的确找到了创作的方向,但是面对不工作就没饭吃的现实,那丰满的理想却显得不合时宜。

  但是,陈忠实为了这本书,他还是选择了“宁愿生活艰难一点点,也要搞本棺材书”。

  所以,邻居在外热火朝天的干农活,陈忠实则在家里握着笔杆子,这是最常见的景象,面对这种周期长、风险大、投入多的“创业项目”,陈忠实的妻子第一个持反对牌,甚至直接大骂“写作根本没有用,赚不了钱”。

  看着邻居踏踏实实种地,妻子言语里有些不满,即使他现在已经不是地里刨食的农民,充其量算一个下乡找灵感的艺术工作者,但总要有一个交代吧,于是陈忠实便立下“不成功,就养鸡”的flag,一方面是给妻子一个安慰,另一方面也是给自己一个压力和“退路”。

  1992年,陈忠实为这部即将引起轩然大波的著作画上最后一个句号,放下手中笔的他似乎得到了解放,“仿佛从一个漫长而又黑暗的隧道摸着爬着走出来,刚走到洞口看见光亮时,竟然有一种忍受不住光明刺激的晕眩。”

  按理来说,自己干成一件了不起的事情,而且是在重压力下完成,接下来就是把这本书交给文坛检验的时候,成功与否就在这一刻。

  可是陈忠实却压住了心中的喜悦和委屈,只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妻子和孩子,还嘱咐他们守口如瓶、不要张扬,因为他还在观望,他还搞不懂当时社会对文学作品的态度,已经对作品里所触及的某些方面的承受力。

  如果是因为触及了某些东西,陈忠实就会选择把这本作品封存起来,待到时局合适再公诸于世,如果仅仅是因为自己的能力不到家,那么他也只能去养鸡,毕竟一个50岁的著名作家,花了那么多心思创作的作品存在艺术缺陷,他自己也下不了台。

  每个成功事物背后都是实力和运气齐飞,《白鹿原》的成功除了本身内容过硬外,它的运气也是一路畅通。92年,聆听着“思想要开放一点,胆子要再大一点”的陈忠实突然怦然心动,认为这部巨作没有任何必要耽误,他已经迫不及待的见证自己创造历史。

  果不其然,《白鹿原》一经出版便十分畅销,它朴实原味的场景,有血有肉的人物,跌宕起伏的线索,秀色可餐的情节,让这幅关中平原的画卷得以展现在世人眼中。

  当然,文无第一总不会失效,对于当时作家如云,名家辈出的时代,普通人民群众本来就文化水平有限,能够写出一本不愁销量,大把换钱的书,谁不愿意赌上一把。

  然而,就连路遥、贾平凹这些习惯了长篇小说的作家都小心翼翼的试探着,花费十几年写出一本几十万字的书,结果无人问津,不仅自己搞得一头白发,还拿不到最基本的生活费,那可真的是口吐莲花了。

  相比之下,陈忠实的确非常幸运,相比路遥的《平凡的世界》在87年出版,只能用原生态的文字来描写出可歌可泣的农村生活,《白鹿原》里面一些相对露骨的场景,以及风险性较大的开场白,不得不说这“可能”是作者吸引读者的一种手段。

  所以陈忠实写出《白鹿原》后的小心窥探不是没有道理的,而最终这本书能够思想在逐渐开放的90年代里得以被人接受,这的确赶上了解放思想的便车。

  最终,就是在这种未来的前途处在风雨飘摇之中的情况下,陈忠实压上了全部身家财产,最终第一次赌博的他,带着《白鹿原》一起得到了命运的眷顾,以逆袭收盘,第四届茅盾文学奖也如期而至。

  在看清楚《白鹿原》创作背后的艰辛苦难后,如果你也想了解这段无删减的真实故事,去体验一下历史和人生胶着于一起的激荡时代,一定不要错过这部农村史诗巨作的《白鹿原》。

网站首页香港最准单双各四肖168com现场开奖1金牌两两码香港曾道人官方網大家发高手网免费公开大红鹰论坛